• <em id="y7ci2"><acronym id="y7ci2"></acronym></em>
    <tbody id="y7ci2"></tbody>
  • <li id="y7ci2"><tr id="y7ci2"></tr></li>
  • 《鄉愁》余光中逝世 家鄉父老:以為他還會回來

    2017-12-15 08:34:07來源:中國新聞網
    字號:

    中新社福建永春12月14日電(記者 孫虹)12月14日,祖籍福建永春的臺灣著名詩人、《鄉愁》作者余光中先生逝世,享年89歲。消息傳來,家鄉的父老鄉親悲慟不已。

    “我原本以為光中能比我活得久,我以為他還會再回來和我相見……”14日午后,當中新社記者趕到永春縣桃城鎮洋上村時,余光中兒時的玩伴、93歲的余江海還不敢相信,他反復問道,“是今天走了嗎?什么時間?”

    余江海老人慢慢走到屋后,兒時曾與余光中一起玩耍攀爬的五棵荔枝樹依然枝繁葉茂。“光中輩分比我高,但年紀比我小,放學后我們就在后院玩。”雖然步履蹣跚,余江海記憶清晰,“光中爬樹比我厲害,爬得很高,手腳很好,沒有摔下來過。他還喜歡坐在石磨上,我就幫他推……”

    那是1935年,7歲的余光中隨父親回到家鄉為祖父奔喪,在洋上村的祖厝里生活過一段時日。而他再一次回到這里已經是2003年,當兩鬢飛雪的余光中“少小離家老大回”,洋上村傾村而出,以最隆重的禮節歡迎久別的游子。

    也是在那時,余光中與余江海再次重逢,手拉著手回憶過往。后來,余光中在《五株荔樹》中寫道:“也許小時候我曾經攀過,余江海卻說,他不記得了,但記得這一排五株高樹,他真的陪我冒險爬過……”

    “當年光中回來,說起爬樹的事,約我再爬一次。可惜那天下了雨,樹上太滑了,我們沒有爬上去。”余江海說,可惜,再也等不到他回家了。

    噩耗傳來,余光中族親侄兒余秉足的手機幾乎沒有停過。“大家都在問我是不是真的,我第一時間就打電話到臺灣,后來二姐(余幼珊)回復我‘是真的,很突然’,我才敢相信。”

    “他是我們家族的驕傲,我將盡快組織家鄉的親人前往臺灣追思。”言語間,余秉足難掩悲痛與惋惜。

    余秉足告訴記者,上周才聯系過,想邀請他參加12月16日舉行的福建省余氏宗親會成立大會。雖然因為年紀原因不適合出行,但他也通過二姐轉達了對大會的祝賀,“沒想到突然間就走了。”

    余老先生最后一次回到家鄉,是2015年9月。他帶著夫人范我存女士、二女兒余幼珊和四女兒余季珊,受邀為“余光中文學館”揭牌。

    今天,這個收藏有余光中多年作品的珍貴手稿、海報、書籍、照片等資料的文學館,成了鄉親懷念余老先生的追憶之地。

    總建筑面積4000平方米的余光中文學館,地處永春縣桃城鎮花石社區,背山面水,沿山勢而建,由低至高,逐層上升,全面展示了余光中的人生經歷、文學成就、活動集錦及其所獲榮譽和獎項,是目前收藏余光中文學作品最多的場館。

    “今天的文學館沒有解說。”余光中文學館負責人周梁泉眼眶泛紅,上午還在館內為臺盟中央的客人講解余老先生的作品與資料,中午回家的路上就收到了余老去世的信息。“我把摩托車停在路邊,哭了一會。”

    在周梁泉心里,余老不僅是永春的杰出鄉賢,更是一個在世界上有代表性的鄉愁詩人。“他筆下的鄉愁內涵豐富,不只于兩岸的情感,是人類的共同體意識,也是對傳統文化的守護和傳承。”

    “雖然余老年事已高,仍然一直關心著家鄉的發展,關心文學館的情況。”感懷至深處,周梁泉不只一次落下眼淚。

    周梁泉說,近十年來,從余老先生的一首詩(《鄉愁》)、一出戲(交響詩劇《鄉愁》),到一個館(余光中文學館),再到今年11月剛啟動的萬畝鄉愁園建設,永春一直在以“鄉愁”品牌為龍頭進行轉型。而其中,余光中功不可沒。

    “接下來,我們將以余光中文學館為核心,打造傳統文化的聚集地和體驗區。”周梁泉說,這是余老先生一貫的主張,相信也符合他的遺愿。

    責編:樊小菲

    • 路過

    新聞熱圖

    海外網評

    文娛看點

    國家頻道精選

    新聞排行

    老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