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em id="duawg"><acronym id="duawg"></acronym></em>
    <th id="duawg"><pre id="duawg"></pre></th>
  2. <button id="duawg"><acronym id="duawg"></acronym></button>
    1. <nav id="duawg"></nav>

      荒誕、奢靡與欲望,真實版“權游”中的道具

      2019-11-04 14:14:35來源:海外網
      字號:

      倫敦,華勒斯典藏館(Wallace Collection)。細心的館長在整理館藏時,發現一枚鼻煙盒的隱秘機關——只要用力按壓這枚鼻煙盒的底部,一幅女子畫像就會緩緩彈出——這個機關100多年來從未有人發現。

      這只鼻煙盒的主人是法國啟蒙運動泰斗伏爾泰,而畫像上的女子是其情人Emilie du Chatelet。Emilie是個已婚女子,比伏爾泰大12歲。當時兩人的緋聞,在法國社會鬧得沸沸揚揚。據悉,這枚鼻煙盒是典藏館創始人于1872年從拿破侖三世的妻子尤金尼皇后手中購得,但隱藏其中的秘密從無人知曉。

      荒誕、奢靡與欲望,真實版“權游”中的頂級道具(1)275.png

      鼻煙盒是歷史的見證,也為我們揭起十八世紀華麗帷幕的一角,得以窺伺當時貴族的荒誕奢靡的生活……狄德羅在小說《雅克和他的主人》中,將鼻煙盒與奴仆、鐘表并列,定義為貴族身份的標志之一。

      或許是因為鼻煙的質地、氣味都極具質感,或許是從鼻煙盒中拈取、嗅聞鼻煙的姿態頗有腔調,或許是以金銀、瓷釉、珍珠、貝母、各種珍貴寶石為材料制作的鼻煙盒極具社交屬性。

      總之,鼻煙盒迅速俘獲一眾素來挑剔的貴族,并逐漸與他們的生活密不可分。它們不僅用來盛放鼻煙,還可以作為糖果盒、皇室禮物的肖像盒。

      荒誕、奢靡與欲望,真實版“權游”中的頂級道具(1)567.png

      在路易十六后期,一年中每天都有一個鼻煙盒成為一種時尚。薩巴斯欽·梅西耶在“巴黎之畫”中宣稱:“當我們擁有300個鼻煙盒時,我們便不再需要圖書館、自然歷史和繪畫陳列室”。

      荒誕、奢靡與欲望,真實版“權游”中的頂級道具(1)688.png

      荒誕、奢靡與欲望,真實版“權游”中的頂級道具(1)832.png

      在這些紙醉金迷之下,鼻煙盒同樣見證了許多讓人感嘆、唏噓、動容的往事。

      荒誕、奢靡與欲望,真實版“權游”中的頂級道具(1)995.png

      一、關于運氣, 救命的鼻煙盒

      普魯士國王腓特烈二世大帝酷愛鼻煙盒。據說,他也是“一年365個鼻煙盒理論”的擁躉,他所收藏的鼻煙盒,可供一年輪換不重樣。而且,他對綠色寶石,尤其是綠玉髓有別樣的青睞。為了將兩大愛好合二為一,腓特烈二世大帝特別定制了8只綠玉髓鼻煙壺。

      平日里,腓特烈二世總是習慣隨身攜帶一只鼻煙盒。事實證明,這個習慣非常有先見之明。

      1759年,后世熟知的“七年戰爭”打響。彼時,正在庫納爾斯多夫戰役中奮勇殺敵的腓特烈二世,不慎被俄軍的一顆子彈擊中。萬幸他在口袋里揣了一枚鼻煙盒。如同無數俗套劇情中的橋段,這顆子彈先擦過鼻煙盒,使得方向發生了偏轉,他得以生還。

      荒誕、奢靡與欲望,真實版“權游”中的頂級道具(1)1287.png

      二、關于Destiny,冥冥之中的天意

      約瑟芬是拿破侖的第一任妻子,二人的故事頗有傳奇意味。據說,拿破侖送給約瑟芬的第一份婚后禮物就是一枚金質鼻煙盒。盒子內有張字條上寫著“destiny”,暗示著“充滿美好希望”的未來。的確,成敗功過、毀譽得失,也只能用“命運”、“定數”去解答,而這只標注著“命運”暗語的鼻煙盒,也擁有了非凡意義。

      荒誕、奢靡與欲望,真實版“權游”中的頂級道具(1)1624.png

      “約瑟芬鼻煙盒”, 拿破侖贈

      三、沖突與革新,帝王權力的游戲

      十八世紀,華貴的鼻煙盒還會被當做一種特殊的“政治貨幣”。鼻煙盒由皇帝贈與大臣或使節,隨后可以通過制作它的匠人或者官方渠道進行變現。贈送這些盒子被視為一種巧妙地給予金錢而又不會招致皇室或貴族反感的方式,是帝王與大臣之間心照不宣的權力游戲。

      不過,1785年,路易十六的一次贈與,卻引起了軒然大波。這次事件的受贈人是當時的美國駐法大使,后來的美國總統本杰明·富蘭克林。當時,他已擔任駐法大使多年。離任之際,他收到法國國王路易十六所贈送的社交禮品——一個鑲有408顆鉆石的鼻煙盒。

      在當時的歐洲,向離任的外交官贈送禮物屬于正常的社交禮儀。而對于剛剛建國的美國來說,這枚鼻煙盒則是一個危險的象征。它象征著誘惑、攀附和奢侈,象征著歐洲人錯誤地混淆政治權利與親密友誼之間的關系。

      荒誕、奢靡與欲望,真實版“權游”中的頂級道具(1)2087.png

      澤菲爾·提紹特編著的《美國的腐敗--從富蘭克林的鼻煙盒到聯合公民勝訴案》一書

      物的逝去,終究是時代變換的蝴蝶效應。或許是大革命時期,行會的式微導致了鼻煙盒制作業的衰落,或許是新興資產階級更喜歡當時的新事物——雪茄和香煙。總之,到了十八世紀末,鼻煙盒逐漸成為了一個過時的物件。

      1770年,當瑪麗·安托瓦內特公主從奧地利來到凡爾賽宮,與法國皇太子完婚之時,她身邊的呂納公爵記下了這樣一筆:“前天我看到了黎世留先生在凡爾賽準備的大部分禮品,其中有36把扇子、12塊金表……30個鼻煙盒……”能進入禮單的鼻煙盒,說明是那時最體面的結婚禮物。

      但這位年輕的太子妃,一定不會想到,若干年后君主制也會湮滅,而且是以那么慘烈的方式。最后上了斷頭臺的她,是時代變革留在歷史上的一滴血淚。而見證了那個時代的鼻煙盒,有一些卻逃過歷史翻云覆雨的手,完好無損地保留下來。

      正如盛極必衰是萬物的規律,柳暗花明則是命運的饋贈。當人們再見到這些鼻煙盒,它們已從貴族手中的時尚手信,變為拍賣會上讓人憑吊歷史的藝術品。

      這一枚枚小小的盒子身上,其實承載著更為深遠的涵義。早在十六世紀,它們就漂洋過海,在遙遠的東方,搖身一變,成為更具東方審美的鼻煙壺。它們開創了全新的時尚,激發了萬千工匠的藝術創造力,而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責編:張青津、王瑞景

      • 路過

      新聞熱圖

      海外網評

      文娛看點

      國家頻道精選

      新聞排行

      老黄片